? 华语网 ag手机版下载|注册,AG亚游官网登录|注册,ag游戏闲对|官方
黄建新 希望后辈们能迅速地把我们碾碎、踢走
2019-10-12 15:51:29 文档来源:新京报


 

? ? 提到黄建新,想到的是十年前的《建国大业》、正上映的《决胜时刻》这类主旋律大片,他是导演;还有今年国庆档爆款《我和我的祖国》,他是监制。每个重要的历史节点他都能交出让人记忆深刻的作品,记录下新时代的角色年轮,风格迥异的大片背后都站着这位中国金牌监制。

  黄建新个头不高,经常架着一副眼镜,永远笑呵呵的,低调且谦逊。从《错位》《站直啰,别趴下》到《埋伏》,从先锋三部曲到城市三部曲,他执导、监制的作品特色鲜明,且口碑从来坚挺。他的电影里,有改变中国历史的风云人物,也有很多生活在观众身边的老百姓。四十年来,黄建新完成了从导演到监制的完美转身,尽管他是中国电影市场上难得的能“扛票房”“扛口碑”的电影人,但在一部部电影大获成功之后,黄建新并没有急于将名气变现,对作品,他始终充满真诚。他更愿意去发掘新人,为中国电影培养更多的后备力量,问他还有什么急切的事情,他笑笑,“希望年轻的一代能赶快把我们碾碎。”



黄建新执导的电影《决胜时刻》



黄建新监制的影片《我和我的祖国》

  

? ? ? ?自己拍的电影,从来不看第二遍

  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这一重要历史节点,不少电影人纷纷拿出诚心之作为祖国庆生。近期的电影中有两部不得不提,一是9月20日全国上映的《决胜时刻》,另一部是国庆档票房冠军《我和我的祖国》(后简称《祖国》)。这两部备受好评、引人关注的影片,都与同一个人密切相关,那就是黄建新。

  剧组里的人都喜欢用“万能”二字来形容他,更贴切的应该是四个字——精力无限。陈坤曾说黄建新是他遇见的导演里最悠然的一位,即使全剧组都在着急、焦虑,但他永远都把笑容挂在脸上,无论事情怎么发展,他都能解决。《决胜时刻》中再次扮演周恩来的刘劲觉得,似乎什么困难都难不倒黄导,无论时间再怎么紧、任务再怎么重,他总能给全组人吃下定心丸。

  黄建新喜欢把很多人觉得艰巨的任务化繁为简,他说:“拍这么多年戏,包括最早的电影,我都没焦虑过或睡不着觉,一歪头就着了。”

  电影《决胜时刻》从诞生之初就被视为不可能完成的任务,极短的拍摄周期,从迅速组成项目创作五人团队,再到正式开机五地拍摄,以及远赴俄罗斯买回七十年前开国大典的彩色胶片并进行4K高清修复融入电影,每一步都在黄建新“每天只睡两小时”的坚持下逐渐成形,连续很多天带病熬夜几乎成为他的拍摄日常,“你说累不累?累,但拍电影就是这样,再苦再累也得坚持,这没得商量。”

  紧迫的拍摄周期难道就真的不会令他紧张和焦躁吗?反复追问下黄建新依旧淡然:“我是那种一旦要做这件事,就必须达到自己要求的底线,呈现的结果也不能低于这个底线,但这事做完就过去了。就像我拍的电影从来没看过第二遍,也从没跟观众一起看过电影,拍完,就跟我无关了。批评也好,喜欢也好,都跟我无关,我已经做成了,要开始想别的了。”



十年前上映的电影《建国大业》,拉开了该系列三部曲的序幕。

  

? ? ? 拍完“建国”系列三部曲,成了近代史专家

  对拍电影,黄建新始终是充满热情的,但他讨厌重复。《决胜时刻》的项目最开始出现在黄建新面前时,他觉得这类历史事件都拍过了,关于解放战争到开国大典的电影、电视剧不胜枚举,如何拍出新意、找到一条历史的新路是他最看重的。

  虽然说《建国大业》上映到现在已经有十年,但这个周期在黄建新看来并不长,“重复是肯定不行的,那个时候的语境和现在也不一样,现在大家更关注个体,最终我们想注重于个人、个体角色的表达,直到找到了何冀平创作剧本,我突然觉得这是可以拍好的。”

  《建国大业》拍摄周期100天出头,最终只拍了90多天;到了《决胜时刻》时间更紧,81天的拍摄周期除去转场,实际只有67天,所有人都认为很难拍完,黄建新也不由得感叹这次真的激发了全组人的超能力。

  从《建国大业》开始,他就是片场最有激情的那个,他的监视器旁边永远都放着笔记本电脑,照着剧本拍了一半,他说“停!大家休息一会儿”“大家等我10分钟”,然后开始在现场飞快写剧本,再接着拍。今年四部国庆档影片他占了两部,在剪辑室做后期时,他发现说话没人搭理,回头一看,工作人员全在沙发上睡着了。

  尽管他总是笑呵呵的,但对电影的要求却从不怠慢,拿《决胜时刻》来说,很多戏绝对不是一条过就完事,基本要拍五六条选择最好的。“一条过就不是常态,我的戏平均要拍五六条,这些都是需要的,除了演员的表演,外界也有很多不可预测的因素,行业里最多的某位着名演员拍了57条,至于是谁就不能告诉你了。(笑)”

  另外一部《祖国》,描绘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七十周年里7个重要历史时刻中普通人的经历。在宏大的历史视野下,七位导演从细节出发,从人物出发,以情感为核,用心、用情、用光影讲述每一个“我”和“祖国”的故事,“这样一部全新样式的影片,对我们来说也是一次全新的挑战。电影要赋予每一个角色最浓的情感,也要寻找到观众内心深处最真挚、最珍贵的那份情感。”

  黄建新笑着说自己没操什么心,7个导演分7组,每组都有自己固定的符合风格的搭档,只有充分表达,作品才有灵魂,保证导演自我风格的呈现和创作独立性。

  拍主旋律,黄建新也被很多人不理解,他说自己也听过很多不同的看法,“我没当回事,一是你自己要拍的;二是我拍《建国大业》《建党伟业》都快变成近代史专家了,这就是我的收获,你现在问那段历史,我基本上可以全部给你说出来。”



黄建新先锋三部曲(左起:《黑炮事件》《错位》《轮回》)。

  

? ? ? ?处女作《黑炮事件》

  被嘲讽“傻子都能拍”

  黄建新的电影之路是从片场的摸爬滚打开始的,虽然干的是场记、导演助理这类“勤杂工”一样的工种,但由于他细致认真又谦虚好学,厂里人都喜欢找他干活儿。那时他的绰号叫“救火队”,哪个剧组有问题,就把他派去哪里帮忙,一年他跑了三个组。

  彼时,改革开放的大门刚刚打开,电影业也在探寻新的出路,时任西影厂厂长的吴天明慧眼识珠,起用包括陈凯歌、张艺谋、田壮壮等在内的一批颇有才华的年轻导演。黄建新也按捺不住那颗跃跃欲试的心,1986年上映的电影《黑炮事件》是他首次独立执导的作品,作为处女作,这部荒诞讽刺喜剧展现出了犀利的批判风格,片中对历史变革中知识分子的无奈精准呈现。黄建新也因此成了一名先锋导演。

  “我那时候也不被看好,就像第五代导演刚出来的那阵,也会被骂得很惨,有人甚至说你不就把一个镜头架在那里拍了四分钟吗?这样的电影,傻子都会拍。”他自嘲就是个傻子,因为他坚信真正好的东西,时间过去多久,依然是好的,就像《黑炮事件》在某种意义上成为了上世纪80年代的典型影像文本,至今仍被看作是黄建新的代表作,也是中国电影史上最优秀的处女作之一。

  入行四十年

  现在就是中国电影最好的时候

  从1979年入职西安电影制片厂,今年65岁的黄建新已经入行整整四十年。他不仅在《站直啰,别趴下》《背靠背,脸对脸》中表达对中国社会和心理变迁的细致观察;也一手打造出《建国大业》《建党伟业》《建军大业》三部曲,为此后的主旋律电影树立标杆;他曾监制多部华语大片,被誉为“中国影坛第一监制”……《投名状》拍摄期间,演员档期冲突,黄建新果断组建拍摄B组,在有效的时间内将演员戏份拍摄完成;在《智取威虎山》中,他顶住压力支持徐克花费1000万成本拍摄“打虎上山”,又将徐克钟爱的四场大场面动作戏压缩为三场。

  随着身份的转变,他每时每刻都对这个行业有着全新的思考,他曾多次谈到了制作拍摄主流电影的意义——推动中国电影工业体系的发展,让电影人懂得为观众服务。可是这并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从技术、创作、投资、运营、宣传、发行等环节全面提升。他说,现在就是中国电影行业最好的时候,“年轻电影人这么多,有量就一定能出佳作,有人一直找你就是幸运,如果大家都在找你,你就好好想想怎么把自己的能力变得更强。”

  他说自己不是没有遇到过挫折,也并非表面看上去那样乐观,“刚开始我的电影也遇到过上映问题,后来我妈问我,你的原始动机是什么,善良还是投机?我说是善良,她让我坚持下去。”黄建新扶了扶眼镜,“我一生都是这个准则:不善良的,那你就要改;如果你是善良的,那就坚持吧。”



黄建新城市三部曲(上:《站直啰,别趴下》《红灯停,绿灯行》,下:《背靠背,脸对脸》)。

  

? ? ? ●对 话

  “拍电影,不是为了被高估的”

  新京报:《建国大业》上映过去十年了,大家都说你对主旋律题材已经驾轻就熟。

  黄建新:我都不知道这么做是不是全对,这太难拍了(笑),各个层面要求是不同的,你要达到一个平衡点很难。

  新京报:为什么选这条路?

  黄建新:也没有特别去选择这条路。一个人的能力是有限的,但总希望通过很多人的努力,让大家意识到这些作品是未来电影产业的根本。我做监制也会有烂片,比如关系好来监制一下,我会觉得可以这样拍,但如果你要拍好电影,我就得讲原则了。那天在豆瓣上看到一部电影根本不是我监制的,也写的我名字,特无奈。

  新京报:监制到烂片后悔吗?

  黄建新:不遗憾,你就那点儿本事,撞上好电影就撞上了。下次修正,重新再去撞就是了。

  新京报:现在网络上对于你早期的作品有很多解读,你有看到这些评论吗?

  黄建新:网上的评论我会看一下,才发现原来他们是这么看这个电影的。比如《黑炮事件》的结局就有七八十种解释,我哪想得到啊(大笑),就一个结尾,看着这么多解读就觉得好玩。

  新京报:你不看自己以前的作品是觉得艺术是有遗憾的,怕看到不满意?

  黄建新: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去年他们和我说,大家开始讨论你的《错位》了。现在都在说AI,突然发现你三十年前就已经写了这个,说你好厉害。我就笑着问真的吗?我早忘这事儿了。因为我不会沉浸在具体的事里,永远关注的是下一步想做什么。就像我当导演当得最好的时候突然改了,去当监制了。

  新京报:为什么要在这么多个身份里切换,还乐此不疲?

  黄建新:因为我是双子座嘛(笑),一会儿喜欢这个,一会儿喜欢那个。天生的,我自己都管不了(笑)。有时我在现场正拍戏,一听那边汽车坏了,就去修车了,修好又回来继续拍。每部电影对我来说都是,这个事做完了,就看观众觉得可看还是不可看,他们觉得能看就没白干。

  新京报:你一直很注重提携后辈,有什么想对他们说的吗?

  黄建新:没什么,因为他们迟早要把我们碾碎,我们迟早会被踢出去。当年,我们站在人家肩膀上挺得意,但后面你也会被取代,我希望他们能用更强的能力把我们迅速踢走。(大笑)

  新京报:有人说你是第五代里被低估的一位导演。

  黄建新:我就这么大本事,拍电影不是为了被高估,你就是为了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觉得自己的生命挺值的,就行了。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慧晓婉 人物摄影/新京报记者 郭延冰


责任编辑:王晓蕾
?
友情链接图片友情链接文字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营业执照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出版物经营许可证ICP备案版权声明广告发布
版权所有 华语网 电子邮件: huayuwangnet@163.com
电话: 0411-81823559 传真:0411-81823559 ICP备案号: 辽ICP备17018219号-1

辽公网安备 21020402000483号

网络文化经营许可证 编号 辽网文 (2018)3741-034号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